《Reentry 再入》,之前

不確定以我的身份代替全班寫一篇文字是否夠格,畢竟自己可能是一個沒有這麼在這個畢業製作「裡面」的人,也清楚自己的能力還有許多可以更好的地方,但也感謝大家願意給我一次機會,讓我試著替這個團體說些什麼。想了很久該如何組織這篇文章,既然都沒有頭緒的話那就照著時間順序來吧。

「在夢裡沒有人會被遺忘,別急著尋找方向。」-大象體操《夜洋風景》

在約莫上一屆畢制「登出台北」將結束之際,我們也正式的開啟屬於我們這一屆的畢業展覽,他們打了一場漂亮的勝仗,落在我們身上的壓力相對的也不小,在一切開始之前,我們的總召集人與班上每一位同學,進行一對一的深度談話,談論著對於展覽的想像、未來可能要前進的方向、覺得能夠分擔什麼職務….等,在這次對話結束之後,組成了各組創作組的最初樣貌,暫且不論這個分組方式的合適與否,我們就是這樣子聚合的。

每個小組每週都有必須完成的任務,最初期在天馬行空的想像期間,我們看了非常非場多的資料,跨領域實驗劇場、老房空屋改造、科技藝術作品甚至到許多科幻電影……等,這些都是我們曾經作為參考的養分。大家對於展覽有個基本共識之後,並不斷地提出各式構想,從天上飛的到地上爬的,每一個個體都有自己獨特的顏色,相互交織在成展覽最初的原型。

大概有個雛形之後,便是一連串的微調、溝通與取得共識,不斷地在現實與能力還有期望中取得平衡,不段重構作品與概念是非常艱困的階段,現在的自己要向過去的自己妥協才能前進,這種感覺有種把大學前三年壓縮的既視感,在一次又一次的克服難題後,每組的作品樣貌也於出了水面,同時展覽的外型漸漸的被勾勒了出來。

在寫文章前準備資料時,看到最初版本的樣子時還是會嘴角微微上揚,可能是覺得好笑或是覺得有些遺憾,同時也了解到這些過程是一步一腳印過來的,也看得見當時的構想是少了一點現實面的考量,但也是因為這些最初的構想與行動,不知不覺間累積了實質上的成長與同學間的情誼。

在剛放寒假的幾個日子裡,大約是在一月底正要準備過農曆年的期間,在完全沒有任何預兆的狀況下,一位重要的夥伴離開了我們,整個班級陷入一股很沈重的氣氛當中,我們被迫學會了一些重要的事,在還沒能反應過來的時候,時間並沒有對我們寬容,進度驗收的截止日並沒有往後延,不確定是不是老天爺在開我們的玩笑,還是認為我們還不夠苦,還是現在進度超前要讓我們緩些呢?

那段期間的每一個晚上都很難熬,不確定之後的每一步該如何,人生突然出現了很多的不確定,每一位同學都面對著人生的重要課題,畢業製作擺在人生大尺度下看似微不足道,但也因為如此才更覺得這檔展覽更必需竭盡所能才行,更加有種不能回頭的必死決心,在擦乾眼淚後這趟旅程還沒結束,雙肩背負著更重更沉的行囊上路,感謝盈文讓我們學會了這些事,我們會永遠記得。

「再等一下就天亮了,在你還沒閉眼的時候太陽就出來了。再等一下就天亮了,在你還沒閉眼的時候事情就發生了」-老王樂隊《再等一下就天亮了》

從開始製作的每個階段都會有邀請師長們來觀摩的評鑑,前前後後大約進行了六次,因應學校能夠使用的空間有限,加上並非只有一個年級需要使用這些空間,所以在評鑑的時刻,我們又需要一再從重組作品,在每次的組裝與拆解的徒勞中取得些微的前進,在演練中找出可以修正的方向,每一次的重組都趨近於理想更進一點。

評鑑前無數個漫長又昏暗的夜,時常看見同學手上還拿著工具或是電腦用到一半,因體力不支直接在作品旁睡著的狀況,又或是凌晨時分學校的工作室還是燈火通明,有時候會開玩笑說「這檔展覽是用肝換來的」,或許這話也能夠稍微的對應我們所付出的心力與時間。

因為很多的必要與必需,我們承租了一間略小於松菸倉庫但能夠讓每一件作品完整呈現的場地,於是為期一個月的八里生活開始了,一週兩天、三天甚至每天,騎著10多公里的路程,去往一個陌生的未知場域。八里的廠房只能用一個次「慘」來形容,對於已經習慣在冷氣房作業的我們,在一個空氣悶熱、屋頂漏水、滿地泥沙又有許多活了二十年從來沒有看過的蟲子的惡劣環境中,每個日子都是靠意志力在維持的,每一刻都在想離開這個地方。

在即將進場前的半個月,作品基本上已經近乎完成,為了排除任可能在展演中出現的問題,還是每天準時的開關作品,並邀請學弟妹與親朋好友來做使用者測試,藉此搜集各方意見讓我們能夠先做部分的修正,希望能夠在展期提供更完整的觀展體驗,過程中不斷確認作品相互之間的關係是恰當的,彼此之間動線的順暢性、聲音會不會彼此干擾、量體們在空間中的比重如何,這些都是需要經過真正的演練才會了解到的事情。

在正要熟悉這段路程與周遭的環境的時候,不知不覺中到了要正式移師到展場的時間,在一切都告一段落之際,我們在此完成一場了預演,讓這個原先再googlemap上毫無意義的點有了故事。這些辛苦與惆悵都成了難以忘懷的回憶,而我們也必須很快地收整這些情緒,是時候要往下一個地方前進。

「因為有像你一樣的人存在,我稍微喜歡上這個世界了。」-中島美嘉《我也曾經想過一了百了》

在六月中這段時間經過信義區的松山文創園區時,在一整排的連棟倉庫旁,會看見有一面特別顯眼的視覺牆,那正是《Reentry 再入》的所在,從入口處進展場之後的每一吋都是我們親手打造的,每一個細節與感動都是我們希望傳達給觀眾的訊息,而在每一個物件與設定都到被安排好的位置時,我們的展覽也正式啟動了。

正式進入展場的那半個月中,像個超時工作朝八晚十的上班族,依造場地所能使用的時間提早到晚離開,這樣的工作模式其實是非常辛苦的,但展場的每一位同學都掩飾著疲憊,拿出最好的一面給來參觀的每一位觀眾,把我們所積累的一切都分享給大家。

在展期間我們收到了許多觀眾們的回饋,不論是受到外面視覺吸引進來的遊客還是特地為我們跑了一趟的親朋好友,收到非常非常多的鼓勵與稱讚,這些讓我們的付出成為有意義的實質回饋,也收到了一些能夠更好與調整的建議,暫且不論是好的還是壞的評價,只要願意參與我們的作品並給予意見,都是我們的榮幸,因為有每一位不同的參與觀眾,才能圓滿這個展覽。

在此向每一位支持我們以及來看展覽的人們說聲感謝,因為有大家的幫助與鼓勵,才能讓這大學中的最後一哩路能夠完美呈現,讓我們完成一場不只是畢業展的挑戰。

原文刊載於《Reentry 再入》結案書冊。2019/12

--

--

Love podcasts or audiobooks? Learn on the go with our new app.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